网易游戏玩家社区

1234第五人格城市群头像活动GIVEMEFIVE玩家作品征集令,众多福利等你参与!超玩记者,三界集结!玩红超玩记者团

最近的手绘

墨九玄
1028

逆水寒李师师

椒盐纯一
1020

greta 实际是中山玩家 无奈最近只有广州群 Q373268973

yd.5f****b57d7e4abdb
506

#鬼切#

NearlyS
505

青花点墨 落笔成花

玲珑骰子安红豆
503

阿芜是家中第五个姑娘,村里唯一的秀才捏着块石头给她爹娘在地上划拉了个“芜”字儿,就是她的名字了。 阿芜是个傻姑娘,脑子不太行。 周围人都这么说,阿芜觉得他们说的不对,如果真的是傻子,又怎么会听懂什么是傻子呢?又怎么会感受到那些不怀好意的嘲弄挖苦呢? 又怎么会因此而难过,会伤心呢? 可是她爹她娘信了。 他们来找她说话,眉眼温和,他们说:年岁不易,家中已欠下巨债,还不上了,弟弟是家里唯一的指望,必须供他念书科举才行。 他们说你脑子不好,干不动活,爹娘已经养不起你了。 他们说爹娘送你去个好地方,温柔乡,黄金窟,去了那儿好吃好喝,以后还能找个富贵人家嫁了,这是为你好。 阿芜艰难的理解着他们的话,费力扯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, 她想说她不傻,她只是反应有些慢,多给她些时间,她肯定能干很多农活补贴家用。 她想说弟弟是有大出息的,确实该读书,再给她点时间,她绝对好好供弟弟科举。 她想说,阿娘,阿爹,求求你们,我不想走,我不想走,别卖了我。 可是等她嘴唇颤抖着发出第一个音节:“阿、娘、” 她爹她娘已经说完出去了,抠着灶房灰腻的地面,听着门栓上锁的声音,阿芜还没收起来的笑脸,蓦然掉下一大颗眼泪。 最后一次看到爹娘是十天前,牙婆对她不甚满意:“是个傻子,这个价,不能更多了。” 她爹的脸上攀起逢迎的笑:“傻是傻,你看长得多周正?她啊哪儿像我们这地方能养出来的女娃娃?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有人信。再加点,再加点。” 她娘也在一旁不住的点头,余光瞥到她时,似乎有些不忍,飞快的别过眼去。 阿芜呆呆的站立在牙婆身后,似一具漂亮的偶人,她的五感迟钝的传递着信息,美丽的桃花眼平静无波,甚至唇角还勾着一丝甜蜜的笑意。 灵魂撕心裂肺的苦痛和心脏无法抑制的哀伤都似沉石入海,没能让她的躯体泛起丝毫波澜。 她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,挣扎无门。 于是,她顾不上恨,顾不上痛,她尽力调度身体最后的控制权,她的眼睛, 阿芜看着自己的爹娘,深深地看着,贪婪的看着。 虽然很快他们就谈妥了价格,急急转身离去,虽然他们再未多看她一眼。 马车从中原出发,十天后,最后一片绿色也退出视野时,换了骆驼,漫无边际的黄沙扰乱了阿芜的神经,她不再能从白昼和黑夜的交替中分辨时日。 巨大的温差将她折磨至麻木,从被天亮时被烤炙得似乎已然焦熟,到天黑后被冻得好像皮要勒死肉,叫她蜷缩在脏臭的毛毯里不得动弹。 她能感觉干涸,像被曝晒的鱼,坚硬的鳞片快要把肺泡硌出血,呼吸是为了让疼痛鞭笞身体不要坠入永恒的安眠。 血液滑动的声音、心脏跳动的声音、风沙肆虐的号啕声,聒噪吵闹。 死了吗? 谁在问? 阿芜一瞬间清醒过来,猛地睁开眼,坐起身来。 所有噪音哗然退却,四周一片静谧,凉凉的风带着水汽轻抚她的面庞,四周是浮动的翠绿色纱幔,而她正躺在修葺精美的水池旁,头顶的金黄色屋顶昭示着这是室内。 面前正蹲着一个少年。 “死了吗?”面容绯艳的少年顽劣的笑着,似乎不怀好意的问她。他身上缀着亮晶晶的宝石和金子饰品,晃得阿芜微微眯起了眼。 “中原人,这里是车桑城,算你命大,居然活了。不过,来了这儿,倒不如早些死掉。”少年的声音触着墙壁,又化作回声,懒散又倦怠。 这一切犹如梦幻,它似乎在濒临破碎的极点,又似乎已经是走过了真实的全部。 于是阿芜抬起手想要去触碰,这美好的、艳丽的、闪耀的少年。 少年挑起眉,也伸出自己的手,握住了阿芜的手,“按你们中原人的说法,摸了手,以后你就只能嫁给我了吧?” 他手上也有漂亮的金属链子,凉凉的,阿芜便只盯着那做工精巧的手链看,全然对少年的话没有反应。 少年有些讶异,凑到她跟前看她,又受不了的往后退了退:“咳咳,你臭死我了!” 月余马不停蹄的奔波让阿芜像个乞丐,脏臭的衣服,头发打了结,皮肤黝黑。 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少年又捏着鼻子凑上前来,却在看到阿芜的眼睛那一刻愣住了, 那是一双极为平静的眼眸,澄澈、清透,却没有一丝情绪,如坠星,燃尽火光最后的安宁,如落雨,清凌凌不沾不染。 沙门问佛:‘以何因缘,得知宿命,会其至道?’佛言:‘净心守志,可会至道。譬如磨镜,垢去明存,当得宿命。’ 那是落灯第一次见到阿芜,哪怕他自己同样身陷囹圄,哪怕他自己也不过是笼中折翼之鸟,他也决定要救她,要带她走。宿命,这是宿命。 他将阿芜用巨大的缎布裹起来,从搁置奴隶的地方偷回了自己的住处。 姐姐落烟无奈的叹气,却没多说什么,帮着阿芜洗了澡,换了衣服,又打算喂她吃饭,一直沉默着的阿芜却忽然开口:“我、不说话,我、不是,傻子。” 落烟和落灯都愣住了,阿芜的声音像初学语的孩童,吐字很认真,却不连贯,声音也像稚童,带着长久未发声加上缺水导致的嘶哑。 落烟率先反应过来,她放下盛饭的器皿,摸了摸阿芜的头:“无碍,你可知我们禅宗有行者会特意去修闭口禅?而你生来就在修行,你是有慧根的孩子。” 落灯也连连点头:“阿姐说的对!” 阿芜有些茫然,从未有人与她这样说过话,轻声细语,怜惜而温柔的,肯定她,夸赞她一直以来为所有人所厌恶的病。 “阿姐。”她尝试着张口,竟然当真顺其自然的喊了出来,落烟怔了片刻,有什么光亮的东西扫除心底的一片黯淡,虽然只有一小片,但也足以令她触动。 “好,以后,你便是我妹妹,我叫落烟,他是我弟弟落灯,我二人都是伽蓝一族,你可有名字?”落烟爱怜的注视着她。 阿芜用手指蘸了水,在桌上写下一个“芜”字。 这是她最熟练的动作,也是她唯一认识的字。她曾无数次尝试过告诉那些人,她不叫‘傻子’,她叫‘阿芜’,因此而练习了许久这个动作,只是今天才第一次真正将它展示给旁人。 落烟和落灯长得很像,落烟更柔媚,落灯则带着些少年的凌厉,二人都歪着头为阿芜鼓掌,手上亮晶晶的链子发出清脆的声响,蜷缩在自己身体里的阿芜,蓦然发觉,似乎有什么变得清晰了。 阿芜睡得香甜,落灯却睡不着,坐在屋顶有些郁闷,落烟找到弟弟,宠爱又责怪的埋怨他:“大晚上不睡觉,跑来吹风,生病怎么办?” 落灯偷瞄姐姐,却不说话,落灯叹气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是内心不忿,明明是你带她回来,她却由我开悟,又先喊了我,是也不是?” “才不是。”落灯撇过脸去,落烟温柔又气恼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:“小孩子脾性,你们年岁相当,日后肯定更熟络,你干什么争这一时之气。阿芜既然是你带回来的,日后你可要多多看顾她,不能再这么稚气了。” 落灯也觉得几分难为情,又觉得姐姐真好真温柔,心里美滋滋的。 这笼中鸟的日子里,和姐姐的温情是支撑他活着的最大动力,但以后,就有更多的动力了。 车桑城内每天都有伽蓝死去,他们不过车桑城主收集来的玩具,容貌昳丽、持正温厚、能歌善舞,但说到底,也不过玩物罢了,城主并不在意玩物的死活,偶尔碰碎一两只,在所难免罢了。 所以落烟死去了,其实早该料到的,落灯想。 阿芜非常努力的救她,她咬掉了贵客的一节手指,被关进地牢,等待重罚。 不巧的是落灯那日没和她们在一起,于是,站在空空的庭院前,他的心中一片空洞,狂风肆虐。 业火熊熊,只待一日,仇恨和愤怒的烈焰燎断重重枷锁。 那天来得很快,车桑城主一如往日,聚集一众伽蓝在他的庭院中寻欢作乐,丝竹声掩盖了异响,复仇的血腥味是绝望堆砌出来的。 阿芜在地牢中已然奄奄一息,却仍挣扎着呢喃:“阿姐、阿姐。” 落灯抬起满是血污的手,为她擦去眼泪,他的声音很温柔:“走吧,我又要带你走啦。” 大雨之下,每个还活着的伽蓝都沉默着,前行着。 伽蓝们最终在特乌鲁的带领下取得了这场恶战的胜利,他们拥特乌鲁为伽蓝初代掌门,以车桑城为据点,开宗立派,修建神庙,追封圣子。 日子又日渐平和下来,提起落灯,伽蓝们却都退避三舍“那位大人。。。虽然很美丽,但也真的很可怕的” 落灯无所谓,杀过那么多人,被人所惧怕,是应该的。 只要阿芜不怕就好了。 他渐渐褪去少年的稚气,脾性愈发温柔,待阿芜如珍宝。 当年之后,阿芜便再度失了声,她愈发漂亮,白皙细腻的皮肤,精致美丽的五官,比落灯还要出众。 夏日的晴夜月朗星稀,落灯又攀上了屋顶。 他凝视远方浓沉的暗夜,忽然想到,这么高的屋顶阿姐肯定又要斥责他。 阿芜偷偷跟了上来,便见到落灯脸上晶莹的泪光,一瞬间,曾经的桎梏再度被打碎, “落灯。” “别哭。” 啊,原来,他在哭。阿芜轻轻握住他的手, “这一回,我来带你走。”

重戈
473

萌萌的玉兔送给你们,喜欢的小可爱们帮我投投票吧!!

灯影静好
461

踽踽独行,不如举杯对酌。——辞汜

1.楔子我是踏入江湖行走了两年多的小云萝。自诩已经是个老人了,面对这江湖,也自有一番感悟。只是看遍了聚散离合,如今守着这江湖,心中不舍之余,仍然盼望着故人的归来。每天的日常和活动做完,就是一个人独自举着斧头砍着树。我有过结义、亲友、情缘,可是他们都一个又一个的离去了,只留我一人。可我一直在坚持,这是江湖,是我半纸淋漓江湖,什么金陵城上月如钩,什么沧海碧水红花满地,江南的芳菲,还是云梦的汤池。伊人有梦,梦中有情痴。“诶,你听说没有啊?马上我们的大地图上又要多一个新门派了。”我牵着小马驹走过江南小小书生的石桥,准备再帮他的缥缈录添上几笔,忽然听见了旁边一名华仔和暗仔的闲聊。“当然听说了!这新门派可不得了啊,据说是甩鞭子的呢。我看了宣传图,哎呀,太飒了!”又要出新门派了吗?我在心里默默地想。每一年的夏天,这个江湖都会迎来新的门派。去年是太阴,那是个拿着小镜子,牵着小纸人的厉害门派。前年是沧海,是一堆小萝莉拿着大刀的门派,还会在地上埋地雷,不过如今小萝莉都能长大了。想着,就去关注了一下新门派的资料。这才知道,原来新门派的名字是叫伽蓝,一个暗含美妙事物的名字。看完伽蓝的资料片,我不由得在心里浮现出了四个字 “独自美丽” 。伽蓝的背景太悲壮,又过于凄美。我不由得期待起了伽蓝的出现。2.初见 时间一晃而逝,我重复着一日又一日独自行走的江湖旅程。江湖也与往常一样平静而和谐。当我打开一梦江湖,更新结束进入了界面,我才知道,原来伽蓝出现了。我偷偷观察着世界频道,看到许多已经转门派成为伽蓝的小伙伴们,他们在世界频道刷屏,说着:“伽蓝太美了!简直就是衣服架子嘛。” “伽蓝姐姐在线抽人,过来本宫给你一鞭子。” “有没有人想试试伽蓝的攻击?快来千钧楼,等你!”彼时,我正站在江南水边方思明的身旁,与他一起看着流水潺潺而过,漾起一阵波纹。“ 你......在做什么?”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,我回首往去,竟是一名有着波浪卷发,身穿异域服装的伽蓝成女。“ 在陪思明。” 我愣了愣,随即回到。“ 你很喜欢他吗?” 她问道。“ 嗯,我与他,是同一类人。” 我沉默了几秒,斟酌着回答了她。“ 我是今天才进来的小萌新,不认识他,他有什么故事吗?” 她好奇地看了一眼方思明,转头问我。我了然,于是盘膝而坐,和她诉说起了方思明的一点一滴。时间过去了许久,我讲完了思明的故事,而她也不厌其烦地听着。“ 你说,他到底是个好人,还是个坏人呢? ” 她揪着自己的衣角,似是不解。“ 他有自己的善,走的是自己的道。孤身一人,守住的是本心。”我认真地回答她。“ 等你走遍这江湖,经历的多了,也就明白了。” 望着她不解的目光,我笑着说。我站起身,牵着自己的小马驹,准备离开。“ 你能做我师父吗?我......我很乖巧的!师父让我往东我绝不往南......哦不,是往西!” 她看我要走,急切地喊道。我转头,迎着江南影影绰绰的阳光,她站在光芒下,逆着光,格外的明媚照人。鬼使神差的,我答道:“ 好。”就这样,我添加了她的好友,接取了师徒任务。将任务完成之后,我成功获得了一位伽蓝徒儿。这是又一年新的夏天,我送走了我以前的徒弟和师父,又在这一天,获得了新的徒儿。3.我一改之前的咸鱼状态,每天带着我的伽蓝徒儿打副本,参加世界首领、金陵夺宝、江湖风云志等活动。她有许多不懂的东西,我怕她走弯路,一遍又一遍细致地和她说。有天,我照常在云梦做课业,忽然发现特别关注提示:“ 你关注的少侠被杀!” 我瞳孔一缩,马上问她:“ 徒儿,谁杀了你。”没等她回我,我就邀请她进入了队伍。她跟随了过来,头顶明晃晃的 “ 江湖模式 ”十分扎眼。我抿了抿唇,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,问她:“ 徒儿,你不会是在安全区开红了吧?”她支支吾吾着回答我:“ 我就很好奇这个江湖模式是什么,然后就......”“ 是你主动打别人的吗?” 我追问。“ 我没有,我刚开了江湖模式,就突然死了,还没反应过来呢。”我一听,面上立刻严肃了起来,问她:“ 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?”她被我阴沉的脸色吓了一跳,说:“ 是......是个武当,叫邪里风。”我郑重地告诉她:“ 以后,谁打了你,有谁欺负你,你打不过的,来找师父。”说完,我纵马疾行,前往金陵的雁来客栈发布了邪里风的红榜。因为是实名制的,邪里风私聊了我。我与他理论了许久,最后他自知理亏,向我的徒儿道了歉。4.徒儿每日在伽蓝做课业,摸清了伽蓝的地图。她拉我入队,带我找伽蓝的书。我带着她走过了西域的楼兰古城,路过玉门镇,逛过黄金乡,还与黄金乡的舞姬侃谈了一番。和她一起观赏沧海的红花,江南的芳菲林,风雷岛的落英缤纷。一日,我和徒儿在金陵的上空跳起了双人轻功。路过鸡鸣寺之时,突然出现了一个双人奇遇,名为 “ 故人归 ”。我和她一起前往了 “ 故人归 ” 的任务地点,遇见了一名躺在地上的少侠,名为 “ 盼盼 ”。我按照任务提示与她进行了对话。盼盼一开始表现的并不乐意被救起,不过还是被我们热情的内功传输站起来了。我带着徒儿离开不过一会儿,她又从鸡鸣寺塔顶跳了下来。一对师徒前来救她,她却跟那对师徒起了争执。言语间十分不客气。原来她是在等她的师父前来救她,盼盼追忆起了她和师父之间的过往。言语中,满是遗憾和怀念。日升月落,她渴望能再次见到她的师父,一直在等。纷纷扰扰,踽踽独行。我感慨万千地结束了奇遇,回过头发现徒儿还在身边。她眨巴着眼睛望着我,我也回望着她。我笑了起来。往事如烟,过去的,就让他过去吧。5.我陪着徒儿在梵音殿观察伽蓝的舞者,她对这舞姿十分感兴趣。也许是属于伽蓝的天性,她在舞动的伽蓝弟子旁边一起跟着节拍跳起了舞。我无奈地站在一旁看着她,悄悄拍下了一张照片。“师父!快来一起跳舞呀!”她招了招手,邀请我过去。“不用,师父的四肢不太协调,怕是跟不上节奏。”我摇摇头,拒绝道。“来嘛来嘛。”她上前来拉我,无奈之下,我只好跟在一旁,笨拙地一起跳舞。我看到徒儿开心的面容,内心也一片柔软,只想一直停留在此刻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没有离别的那一天。我看着徒儿从一开始的懵懂,到现在的熟稔。看着她成长的一点一滴。我想起了我初入江湖之时的模样,也想起了我的师父。他当初也是这般心情吧,我闯祸的时候会生气,我学不会的时候会无奈,我成长的时候会欣慰。可是回不去了。“ 徒儿。” “ 师父。”“ 你知道这江湖,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吗?是你遇到的每一个人,你发生的每一种故事。一梦江湖,这江湖,便是一场梦。”“ 师父,你说这个做什么呀?”“ 徒儿,你该长大了。”

踽踽独行,不如举杯对酌。——辞汜

辞汜
457

第五人格:为什么军工厂的大房叫做无敌房?教你无敌房坐椅子套路

十三叔说游戏
908

上次忘带QQ号了!!!1454836832 杭州是座很美的城市!希望在疫情结束后大家能来这里旅游哦!(新人第一次投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~)

SammiNI
464

我的一位伽蓝朋友——花柳斋

【壹】 最近金陵城流行放河灯,阿木耶觉着新鲜便缠着我晚上陪她去护城河放灯。 我说太热了,又是人挤人的,不如晚上去划船,湖心凉快,还能吃菱角和莲子。 阿木耶是伽蓝弟子,自小在西域长大,初入中原自然对什么都十分好奇,想也没想便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,眼巴巴地等着吃菱角和莲子。 我和阿木耶坐在船头,繁星落在湖面上,微光点点,好似泛舟星河,阿木耶伸手去捞水里的星子,素手纤纤,漾开层层涟漪。 暖橘色的灯火映亮了她明媚的面容,湖面恰好起了微风,将她的发尾扬起几分缱绻的弧度。 她掬起一捧清水,眸光流转,眉眼含笑,说她捞到了星子。 我口中的莲子都失了味,只觉得再清甜的莲子也不及她半分的笑容。 她好像真的捞到了星子,就藏在她的眼睛里。 【贰】 天气转凉,鸡鸣寺的枫叶染了红,阿木耶说想去赏枫叶,我便带着她去了趟少林。 阿木耶见到整片枫叶林便迈不开脚步,向寺里的和尚求了纸笔,说是要把这美景画下来,带回去给同门欣赏。 可惜阿木耶的画技尚待提高,只得继续求寺里懂画的师傅帮忙。 等到太阳落在山腰,鎏金色的光钻过枫叶的间隙,细碎地落在地上,阿木耶终于得到了她心心念念的枫叶图。 师傅不肯收钱财,只叫我们帮忙打扫寺院里的落叶。 秋风萧瑟,看着眼前一地的枯枝败叶我竟伤感起来。阿木耶笑嘻嘻地凑近,塞给我一片火红的枫叶。 她说别人告诉她红色在中原有许多美好的寓意,希望这片红叶能带给我所有美好的祝福。 霞光折进她翠绿色的眸子,像金光落在碧潭间,绿波缓缓,美得那样明艳动人。 【叁】 入了冬,阿木耶问江南为何不下雪。 我说江南四季如春,自然不可能下雪,若是她想看,我们可以去塞北或者华山,那里的雪大,一年四季都不变的。 阿木耶说去华山,她想站在山间的栈道,感受朔风凛冽,素雪拂面。 上山前,我折了一朵梅花戴在她的发间,阿木耶放下手里的胡辣汤,跑去冰面照自己的模样。 细雪落在落在她的发顶,我伸手替她拂去,掌心之下是她如银铃一般脆生生的笑声。 我垂手拉过她冰凉的指尖,告诫她冰面危险,不可贪玩。 她似乎还对冰面恋恋不舍,只在口头敷衍地应和我,走远了还是频频回头。 到了山顶,阿木耶说下次去塞北吧,华山太冷了。 我说好。 梅花在她的发间,沾了细碎的雪花,是晃眼的美。 【肆】 春天的时候,阿木耶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,整日躺在榻上像猫儿一样打盹。 这春困犯的,连带着我也哈欠连天。 懒散了几日,江南下起了绵绵细雨,四处雾蒙蒙的。阿木耶没见过这番景致,一下来了兴趣,提着油纸伞便往外跑。 雨水点在湖面上,点起细细密密的涟漪,偶尔飘过几缕雨丝落在脸上,是沁入心口的凉意。 我打着伞跟在阿木耶身后,看她在烟雨朦胧间雀跃,最后回首,与我四目相对。 她弯唇浅笑,温温软软的,落在我心间。 【伍】 人生在世,无非悲欢离合,晦明朝暝。阿木耶回西域的那天,我自是伤心难舍的,却只用笑脸目送这位爱笑的姑娘离开。 金陵城的人入了夏还是乐衷于放河灯,我挤进人群放了两盏灯下河,全是弥补当年未和阿木耶放河灯的遗憾。 我又租了只乌篷小船,躺在船头往嘴里丢莲子,我准头不行,大部分莲子都砸中了我额头,掉进湖里喂了鱼。 桥上忽然传来熟悉的笑声,我抬头去看,一位美艳动人的姑娘正笑得花枝乱颤,夜色将她揉进温柔的灯火里,微风带起金属的碰撞声,她就像是奏响梵音的天女,忽至凡间,如梦似幻。 美丽的姑娘正立在桥上看我,星光落进她的眼里。 我站起身,朝她喊,阿木耶,快过来吃莲子。

我的一位伽蓝朋友——花柳斋

花柳斋
404

菩提路僧平——伽蓝之友 茶芊不迁

 江湖缥缈皓人烟,云海翻卷醉晨嚣。剑荡江湖搏苍穹,煮酒杯中坐江湖。——前言 小僧记 年难留,时易损,江湖变革动荡迭起,势态变化翻天覆地。 来自东海浮洲岛的隐世门派沧海问世已然引起轩然大波,势态未平,定居百越之地神秘门派太阴现身江湖,各大势力风起云涌,而如今湮没于西域沙海的伽蓝在战乱中开宗立派,再度在江湖中划出一道狂澜。 有人说:江湖融万千,失万千,终不似来时。 五大门派立足于世,盛景长留,而如今是被顶替还是共存,皆在斛筹交错之中。 有人说:五大门派虽扬名立万,却依旧腐朽,早已到末年,那沧海虽新式,却是一群女娃,何以成天下。那伽蓝,从血肉刀海中,浴火而生,终成大气。 有人说:非也,八大门派共存于世才是江湖变化的趋势,少林佛门圣地本不容侵犯,云梦救救济天下亦是名声远扬,暗香虽为暗门,却被江湖所信服。 沧海说是女娃,也是占着那东海浮洲岛,手中的刀可是你能撼动的?更别说那些本就立世百余年的门派了。 那伽蓝虽浴火而生,可如此血肉,要适应这风起云涌的江湖,又岂是一朝一夕能成的? …… “君尹,你是怎么看待这世间变化的?”坐在小僧对面是位身着墨绿色服饰的男子,那人嘴角勾着笑意,俊逸的五官是明显的异域轮廓,黑色的头发有着自然的卷翘,此人并非中原人。 小僧轻轻漾了漾杯中的清酒说道:“佛曰,人生本炼狱,涅磐方安宁。” 梵诺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这小和尚没想到把这世道看得如此透彻。” 小僧看着杯中的酒,微微漾起又静了下来,寂寥的双眸确实难得的出了神... 江湖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浮生若梦,或繁花落尽,或功成名就,或平淡无奇,或沉浮俯仰。 江湖梦境千翻百样,江湖缘人交错相知。 清酒杂冗终浑浊,浊酒温煮愁几丝。 “君尹,你…”话未完,梵诺便换了句,“下次,我带你去车桑。” 书中记载西域有城名曰车桑,四周沙海围绕,因水源成为一处丰饶绿洲。 在车桑这片古老的土地上,有着浩瀚人心的历史,也有着涅槃重生的伽蓝。 小僧一步一行踏遍了中原,却重未踏寻过那茫茫无边的沙海,漫漫无疆的西域。 相传伽蓝的祖先,也就是昔日的鄯善族,盛行佛教与禅宗,族人与中原僧众常有来往,在经书、武学等方面都有所交流。鄯善国中,学识功法尤为出众者,被尊称为伽蓝。(*惊蜃影资料记载) 但说禅佛,小僧与其同根而生,渊源颇深。 “好。”良久,小僧才应允道,车桑是西域沙海中一座绿洲小城,小僧不曾去过。南陌记 若说酒,尹与梵诺也是因酒而识。 尹贪杯识尹者皆知,这其中的细况知晓者却甚少。 在吾辈闭关期间,尹经历的比谁都多,最后却落下了一个世人唾弃的名号,吾辈从不问他经历了什么,他依旧是那小和尚便好。 尹虽为少林弟子,所作所为却与其背道而驰,僧人饮酒乃是大忌,尹向来不在意。 江湖皆知魔僧好酒,可这谁敢多言,中原人尚且不敢在吾辈面前议论,更何况那些异乡人。 那日吾辈与尹在坐酒馆休憩,听到一墨绿色服饰的异乡男子大言不惭:“小和尚小小年纪不学好,竟做这违禁之事,你家方丈知晓吗?” 尹向来不在意他人的议论,并未搭理。 吾辈却是看着不爽,尤其那黑卷的头发,以及他身上怪异的配饰,配上中原的花扇子,看着就糟人心,出于礼貌吾辈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男子,哪知那男子视而不见,已是自顾自熟络的坐在了一边。 见尹无所动作,吾辈也懒得自寻不快,便不再看那男子。 “小和尚待人可真实冷漠,不像这女娃,性烈。”梵诺嬉笑着拿起一旁的酒杯,扇子一合,酒杯贴着桌面推到了尹面前,顺带着打飞了尹桌前原有的酒杯。 吾辈真想拔起大刀砍了这男子,事情可真多。 尹身未动,只是拍了一下桌面,靠在桌上的禅杖在震动下立起,尹反手便握稳了禅杖,而在禅杖的的顶端酒杯站立的稳稳当当。 飞出的酒杯被尹接住,自然吾辈对这酒杯并不关心,只是那男子着实是烦人。 尹从禅杖顶端拿起酒杯,酒杯还未放到桌上,男子已经拿着茶壶要给尹面前的酒杯里倒茶,尹拿着酒杯挡下了男子的茶水。 哪知那男子不死心,换这个法子避开了尹的酒杯,又要开始往下倒。 吾辈的小和尚自然不会就此妥协,亦是酒杯轻移,重新挡住了那男子莫名的热情。 这一来一回,男子嬉笑着,尹木着脸,倒是吾辈显得多余了。 耐着好性子,吾辈默默地抽出武器,直接砍向了那男子的手,不过这异乡人身手敏捷,躲过了吾辈的攻击,可惜了这桌子,碎了一地,看着心疼。 “你这女娃子,性格这般顽劣。”男子扬了扬手中的鞭子,面上笑容灿烂。 吾辈识得,这是前些日子江湖上声名鹊起的伽蓝门派所特有的武器,但是这孰强孰弱还是得见真招才能判断。 这男子是真的烦人,吾辈这么好的性子都被她弄燥了,不教教这江湖规矩,真当自己能一统江湖似的。   小二记 这蓄势待发的阵仗,这剑拔弩张的气势,小二我真的是着急的不得了,万一伤到了其他客人,或者打坏了桌椅,小二我这个月的月钱可就没了,哦不,小二我这个月的月钱已经少了一半,这破碎的桌子,痛心疾首。 小二无奈只能求助魔僧,魔僧晃了晃杯中的酒,看向那红衣女娃,眼底是淡淡的笑意,好吧,人家根本不理他,可怜他这月月钱打水漂了。 魔僧将酒一饮而尽,放置在一旁的桌上,开口道:“南陌,我来吧。” 静如水的声音,淡无痕,小二听到了却是脸上大喜。 红衣女娃听到后却是不满的收回的大刀,“吾辈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动手了。” 看着红衣女娃收回了大刀,小二我那个是无比的宽慰,这魔僧虽名声不怎么好,但难得的讲道义,更不会损了他家桌椅,这红衣女娃却不同,每次店铺大翻新,多半是出自她的手笔... 只是这绿衣男子倒是有些面生,看着不像中原人,莫不是新现江湖的西域人? 小二讷讷地看着面前几人,心中有些感慨,这酒馆来来往往多少人,江湖大小事都能在这儿听到... 此刻的魔僧已是将脚往倚靠在凳板上的禅杖一踢,整个人顺势而动,拿着禅杖指着异乡人说:“小僧君尹,你可敢与小僧一战?” 异乡人笑道:有何不敢?在下梵诺!” 两人来到了酒馆外头,站在马路中央,魔僧虽小,但盛气凌人,无形中让人畏惧不已,而对面那名叫梵诺的异乡人,一袭轻纱薄衣,无风自动,让人不敢小觑。 风沙渐息,两人却是同时动了起来。 梵诺的荒魂鞭霍然致跟前,禅杖一动,已然接下了梵诺的招式,而那荒魂鞭有了灵性似的,在与禅杖碰撞后并未收回,而是陡然一转,绕向了魔僧身后。 魔僧也是不急,禅杖矗地,借力跃起了身,躲过了那回转的荒魂鞭。 梵诺脸上一笑,荒魂鞭的空中飞舞,随即重重的拍击在地面上,刹那间,荒魂鞭分成片片骨刺状的刀片,在空中肆意的飞旋,袭向了魔僧。 魔僧亦是淡然无惧,禅杖依旧矗立在地面上,双手合十,金色钟罩映照全身,梵音声回荡周身,挡下了那一片片骨刺。 …… 小二我才疏博浅,无法形容当时盛况,各位看官还是自行想象吧!小僧记 这日,梵诺牵引着骆驼,指了指前方的沙漠,同小僧说道:“方才我们度过的是疏勒河,前方库木塔沙漠,穿越沙漠便是楼兰遗址。” “楼兰遗址?”小僧诧异,楼兰的故事小僧略有耳闻,曾经楼兰是鼎盛一时的繁华国度,最后消失在沙漠中,未曾想到竟在沙海之中。 “楼兰已经败落,可惜了当年的繁华盛世。”梵诺面上露出了一丝遗憾,不知是遗憾此刻楼兰的败落,还是遗憾自己未能经历昔日的盛世。 “佛曰:三千繁华,弹指刹那,百年过后,不过一捧黄沙。”小僧也不知该作何评价,顿了半天才想起曾经看到过得这句话。 梵诺听后倒是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,“你这小和尚满嘴佛法,当真是无趣!” “库木塔沙漠边缘处有一月牙泉,待会我们需要去那处休憩,这沙漠可不好走。”梵诺朝西北方向指了指,这一望无际的沙海。 小僧自是寻不得方向,也就由他说了去。 梵诺说那小僧无趣这话,小僧也是无法辩驳,或许只是因为小僧看了太多三千世界的故事。 途径月牙泉,稍作休憩,补了壶中的水,在月牙泉边上是一座颓圮的庙宇,黄沙半掩,百年历史有余,早已无僧人烟火。 小僧替这安宁寺点了一炷香火,做此告别。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,一砂一极乐,一笑一尘埃。一僧一庙宇。 穿过楼兰遗址,便往黑戈壁前行,戈壁未到便是车桑。 大漠沙烟,红日初生,在小僧身后遗留下万丈脚印,风沙过又消逝的无影无踪。在这黄沙里留存了多少故事,无人知晓,风会吹散一切... 梵诺记 在沙漠之中,君尹少言寡语,不苟言笑,还以为他对此无兴趣,只是想顺了我的心意,后来我知道错了。 他从未笑过,自我与他相识,他便是这般模样,眼神中写满了故事,不是他喜听故事,而是他自己充满了故事。 “我们伽蓝的圣子普拉夏与你一般大,不过他还是个孩子。”在我们伽蓝与君尹一般大小的唯有圣子普拉夏,我便带他先去认识了圣子大人。 君尹看着我的眼睛,却又是在看另一个人,后来君尹告诉我,他想到他师兄,在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他。 “小僧与你一般大,勿要瞎说。”只是现在的君尹毫不留情得驳回了我的话,之后又补了一句,“去见一面你所言的圣子也可,拜访贵派,见主人家礼数应到。” “嘴硬。”我拿手指在小僧额头上轻弹了一下,心中想到这小和尚怪老沉的。 见到伽蓝圣子时,君尹着实诧异,外来人员看到我们圣子大人都会震惊,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,但是君尹的眼神中从来都是写着两个人的故事,不知道他看到普拉夏的时候又想到了谁。 他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...但是我知道,在他以后的生活了已经有了我的故事。 “梵诺他是谁?”普拉夏躲在蒙吉后面,探出头偷偷打量着君尹。 “圣子大人,他是我在中原认识的一位朋友。” “小僧是少林的君尹,你好。”君尹抱拳问候算是打过招呼了。 “你好,我、我是普拉夏。”普拉夏学着君尹的模样同君尹问好。 “学的倒是有模有样。”蒙吉嗤笑一声。 普拉夏将小手放在胸前有些委屈地互戳,犹豫道:“你是来跟我交朋友的吗?” 不,你们认识一下就好了,不必交朋友。我扯了一下君尹的衣服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 君尹不解地看了我一眼,哦天,我第一个中原朋友要变心了。 小僧记 小僧第一次瞧见如此乖巧的孩童,与当年的小僧相比还真截然不同,感触颇深。 只是梵诺这反应似乎有些不乐,不过小僧自要固执一回,若不是来了这伽蓝,小僧差点以为这伽蓝人都如梵诺这般憨傻。 “你唤小僧一声小哥哥即可,无须客气。”当年小僧唤沧海的小师姐便是一口一个“小姐姐”,如今风水轮流转,却也不差。 “小哥、哥。小哥哥我、我是夏。”腼腆的声音软软弱弱,小僧承认很是欢喜。 “君尹,你要是有圣子大人一半可爱,我绝对天天来叨唠你。”梵诺说道。 这对比着实是有些明显,小僧性格向来不讨喜,小僧也是无能为力。 “夏,小哥哥带你喝酒去。”小僧喜新厌旧了,梵诺被小僧抛弃了,比起梵诺,还是普拉夏更得小僧的心。 “酒?之前有人给我喝过甜甜的米酒,是酒吗?”普拉夏满是好奇地看着小僧,“不过那东西喝了晕乎乎的,哥哥说小孩子不能喝这个,就收走了。” “对嘛!小孩子不能喝酒,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出家人,一天天的说喝酒。”普拉夏的话倒是符了梵诺的心,趁机便叨唠起小僧。 小僧睨了一眼梵诺,南陌说的果真不错,这梵诺烦人的很,小僧的师兄都没有他这般话多。   却不知,日后南陌又告知他,这梵诺虽烦人,却把你素来的清酒搅浑了。 酒杯里装的是江湖,而清酒却是小僧的故事。 不过此时的小僧只是看着普拉夏,浅笑未语。 他时常贪杯,江湖事变化,唯有酒能平小僧的心,也唯有酒能乱小僧的心。 初见伽蓝的建筑,只觉气势磅礴,且颜色皆以青绿色为主,亭柱居多,在威严的气势上又有所收敛,建筑上纱布帷帐居多,用来抵御风沙的,这种颜色形制的建筑在中原从未见过,中原的建筑在这沙海之中定无法矗立百年。 拜别普拉夏之后,小僧跟随着梵诺前往辉园。 “这里是辉园。”梵诺走在前头,突然那停了下来,转身告知小僧,“你若是想要听故事,便在这里待一会。” “ 酒,不听。”小僧回绝了,听故事的是酒,不是小僧。 辉园很美丽,越是美丽的地方,掩藏在它背后的故事越是残忍,在辉园百年前的历史故事,到如今其他门派的趣事,都能探听一二,江湖终究是同一个江湖。 而小僧却再也不是之前的小僧了。 随后小僧同梵诺一一拜访了伽蓝各地,这座神秘的孤城在小僧面前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。 车桑之行始于水神庙,小僧目睹了异乡人的风情民俗,也见识了他们的舞姿的鸾回凤翥。 《溯漠谣·启示录·其三》记载,众神赐沙之国奇迹,孔雀河畔的白骆驼,见证他们的辉煌。 昔日折辱于酒池肉林,艳歌舞场的鄯善遗族,到如今开宗立派,修建神庙,追封圣子,这其中发生的故事,小僧在这座孤城上已是无法得知,但是未来他们辉煌日程小僧将有幸与伽蓝众多好友共同见证。 只是江湖暗潮汹涌,中原武林从未宁静,东海沧海、岭南太阴早已卷入在暗潮汹涌之中,而如今这声名鹊起的西域又怎能独善其身。 ...... 惊风飘白日,光景西驰流。 伽蓝一别,也有月余,事物繁忙到今日才得空闲,便邀了昔日的好友来金陵五福楼一醉方休。 “君尹,今日可有什么好事?”在门口陆陆续续走来几位少侠,皆是小僧的熟人,开口说话的是华山师兄华清玄,叼着一根草,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地模样。 “请诸位吃酒。”小僧晃了晃了手中的酒壶。 “一天天不学好的。”师兄轻笑一声,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,都说慈母多败儿,有这样的师兄,其实差别不大。 跟随在师兄边上的是一位云梦师姐,他俩在江湖中可是名声赫赫的神仙眷侣,痴一人情,情痴一世,这里面的缘,一个情说不透。 “小二上酒!”华清玄刚刚落座,开口就招呼小二,他对小僧从来不客气,更何况武当师兄萧斐在场,他更是无所顾忌。 “清玄,不可这样。”萧斐开口,清冷的声音中带着少许的无奈,顺势摸了摸华清玄的脑袋。 “嗯?不可这样?”华清玄嘴角一勾,一条腿搭在了萧斐的腿上,“是不可以这样吗?” “君尹,你这些朋友还真怪。”梵诺有些好奇,不过看到君尹身旁的沧海女娃娃时,不由的抽了抽嘴角,“好好的一个萝莉,生得这般暴力。” “奇怪的只是你而已。”小僧记仇,月前在伽蓝发生的事情小僧怎会忘记,这游玩是尽了兴,这废话也是听了够。 “祸从口出,还望您周知。”南陌笑脸看着梵诺,手下的桌角却是捏成了粉末。 “脾性不小。”梵诺闷闷地喝了一口酒。 之后又来了几位好友一一落座,小二热情洋溢地端着一坛坛酒上来。 “你这小和尚又来听故事了?”阴冉冉跟随着师兄阴渚源丝毫不客气的询问道。 小僧脚掌一勾,顺势拿起来坐落在一旁的禅杖:“你可想与小僧比试一番?” “呸呸呸,不找你玩。”阴冉冉连忙跑开。 “这位是?”暗香师姐林祈疑声道。 “给诸位介绍一下,小僧的新朋友,西域伽蓝的梵诺。”

菩提路僧平——伽蓝之友 茶芊不迁

尹家小公子
400

Q942074478 赛丽亚

赛丽亚
399

第五人格:什么?大门也可以压?你不知道的求生者意识

十三叔说游戏
712

决战平安京-跳跳妹妹-蒸汽探索者

手颤症
680

可可爱爱~

CC直播甜心琳
666

猫和老鼠手游:罗宾汉被削?新卡痊愈只需4费,堪比泰菲被动技能

朵妮大王
666

摸了不知火觉醒皮

robot
666

第五人格:新监管者咒术师上线?她终于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

十三叔说游戏
664

天香秘录】-NPC-华清清

墨綾
330

天香秘录NPC苏解语

小辣条
309

《左传》记载:木正曰句芒,火正曰祝融,金正曰蓐收,水正曰玄冥,土正曰后土。玄冥是水正即是水神,水神,贵神,在祀典与祝融等神同位~

沐曦子
304

(排行榜找的大佬穿搭)时装——苏格兰人

CC直播甜心琳
600

蓝墨冰儿 联系q117472261 为第五人格加油

只爱碟吹
297

【天香秘录】-NPC-宁不劫

年.
292

企鹅2041314246 越秀梨纱

8a456d20564d884e
291

荒野行动同人图

荒弟
572

第五人格:调酒师值得买吗?娱乐角色,有你没你一个样

十三叔说游戏
536

天鸡尊纹.是一个文物~乾隆年间的一个掐丝珐琅天鸡尊.天鸡是神鸟,寓意吉祥.

月惜年
244

#量子特攻小靓仔 最强零子,酷炫化身!

量子特攻小靓仔
222

发布于:NaN-NaN-NaN NaN:NaN

游戏: 网易游戏

评论:0

暂无评论